1. 首页
  2. 分享园地
  3. 师生分享
  4. 宽恕,与生命和自由斡旋

宽恕,与生命和自由斡旋

——用生命体验古圣若瑟的宽恕

前言

 宽恕,就是不再与生命抗争,就是顺服与自由。

 当在生命中体验如古圣若瑟的生命经验时,使我惊奇的发现一个宽恕是需要一生的。

 我们似乎都很明确的认识到《圣经》中古圣若瑟确实真正的宽恕了他的哥哥们,因为《创世纪》中他亲口明明告诉我们了。但是,我发现,这不仅是对他哥哥们的宽恕,更是他对自己生命的宽恕,甚至是对他所相信的天主的“宽恕”。

 有过宽恕经验的人都知道,宽恕本身是双向的,首先是宽恕者对自己的释放,然后才是宽恕那被宽恕者的一个历程。古圣若瑟经历了一个怎样的宽恕的心历路程呢?

 本文主要根据《圣经》文本和个人生命体验就古圣若瑟的宽恕做些简单的反省。

正文

1、若瑟的“原罪”——“不成熟的生命”的摇篮

 创37章给我们展示了可以让古圣若瑟萌生健壮的“恨”的根苗的生活背景:自从雅各伯与辣黑耳相遇,这个男人就深爱上了这个女人,并想尽一切办法把辣黑耳娶进自己房间,偏偏辣黑耳不能生育。于是晚年的辣黑耳急切期盼下诞生的若瑟,似乎本身就意味着要享受不同的待遇。“辣黑耳生了若瑟以后,雅各伯对拉班说:‘请让我回到我的本乡故土!……’”(创30:25 以及辣黑耳去世;若瑟长的俊美等等。由于以上种种原因,使以色列爱若瑟超过其它的儿子,而且给他做了一件彩色长衫。毫不避讳的表达着对若瑟赤裸裸的偏爱,甚至溺爱。

若瑟在17年的生活中,不知不觉使自己成了一个妄自尊大、年少轻狂、恃宠而骄的“公子哥儿”。“他不断将他们[1]作的恶事报告给父亲。”(37:2c)的圣经的记述甚至能够使人那么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公子哥儿”如此的自以为是,认为父亲对自己的偏爱如此的“正常”!以至于,在他哥哥们的愤恨中,他竟两次把他做的如此让他哥哥们受不了的两个梦,迫不及待的告诉他们。有时,真令像我这样的读者,在心里不禁向这个不可一世的家伙大发牢骚:“你做梦就做吧,你显摆啥!这不是找刺激吗!还爱打小报告。”但是他确实就是这么年轻!这么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和需要。也许,年轻的若瑟真听见我对他说这样的话,没准直接会趾高气昂、极其不屑一顾的回复我,“我怎么了,我向我父亲说的他们做的那些事都是事实!我跟他们说的那些梦我真的做了,怎么了,我哪里做错了!”

 于是他的哥哥们因为这种种原因,忌恨、恼恨他。

 

2、学习正视和担当

 终于有一天,机会来了。依撒格,这个如此昏愚的爸爸,没能培育好他的极心爱的儿子,如今又毫无意识的把他推向了“狼窝”。来到田间,他的哥哥们抓住他!至于被抓后的反应,圣经并没给我们记载多少,只在42:21他们指出卖弟弟时发生的事说,“「我们实在该赔补加害我们兄弟的罪,因为他向我们哀求时,我们见了他心灵痛苦,竟不肯听;为此这场苦难才落到我们身上!」”不过可想而知,当时的情形:来到哥哥们面前,被重重包围,扒掉心爱的彩衣,看着哥哥们恶狠狠的喊叫声和笑声,他完全不知所措了。被哥哥们推进枯井,那些恨他至极的哥哥们在井口大声的嘲笑声、咒骂声、恐吓声,是在说他的过去的“光荣事迹”和“死”之类的话!枯井里虽然没有水,但巨大恐惧和无尽茫然已经怒吼着充满了枯井,把若瑟深深地、浓浓地、重重地包围。渐渐得他已经听不清楚他们说的是什么!他哭泣!哭喊!“哥哥!……我不了……哥哥…”他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给自己解释,他一点也不像一个17岁的“公子哥”了,活像一个34岁的被人虐待的小破孩!

 从此,在若瑟的生命中多了某种有时好像是在心里,有时又似乎包围着自己的厚厚的重重的,压着自己的一团东西。

 哥哥们要把他从井里弄上来。他们要放过他?若瑟后来发现,那是痴心妄想!是要杀死?是要殴打?折磨?虐待?……  若瑟继续着他的巨大的恐惧……

 原来是被当做商品(奴隶)交予米德杨商人:由父亲宠爱,别人都要敬让三分的“公子哥”变成了被绑缚着的奴隶;恨自己的哥哥们,“即使我不好,这样对待我也是不对的!” 在途中对前途未卜的担忧!害怕!恐惧!……  意识到自己“以前的错误”,懊悔……   “敢问苍天,为什么是这样!”

 圣经中没有一处直接提到若瑟恨了他的哥哥们,我可以按若瑟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来说,他自从意识到哥哥们因为忌恨,把他卖了之后,若瑟开始不接纳,开始了恨的旅程!其实与此同时,也开始了生命的接纳和宽恕的旅程。

 

3、滑向生命的深处

 被卖给卫队长普提法尔,因“上主与若瑟同在”(39:2),终于让若瑟缓了一口气,在自己的主人眼中得了宠。成为了主人家的总管。但这口气没能缓多久,若瑟被主人的妻子诱惑了,可能若瑟还企盼等主人回来,至少会拷问一下他,因为主人平常是那么信任他。到时可以为自己辩解开。但事实告诉他,原来,他只是一个奴隶罢了!

 被投到狱中,每当有什么这样类似的不如意,若瑟可能很容易想起的就是:因为哥哥们的出卖!没了老父亲的爱。没了家!没了幸福的生活!没了可爱的弟弟!身在他乡,身为奴隶!真是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啊!怎么会是这样子!我的天主在哪?在哪?沮丧,生命的过往再次犹如汹涌的浪涛一样肆意席卷、笼罩着他。

 当若瑟在狱中一段时日后,为落难的两个法郎的司酒和司厨解梦;等待两年期间,若瑟是否有过这样失望的悲叹呢?“我的下半生,就这样了吧!”

 但是“上主确实与我同在!”是若瑟在自己的生命中逐渐体验到的,正如圣经所描述的,“上主仍与他同在”。虽然也许在他的生命各个低谷时,尤其是他还很年轻时,可能常常犹如我们和圣经中众多的人物所体验到的,会向天主高呼“你在哪里?”“为什么会这样?”“我父亲口口声声说你爱我,他因你的名祝福我,你就是这样来祝福我、爱我的吗?”“为什么让我经历那样一个过去,使我生长在那样一个不健康的家庭,使我成为一个如此‘可恶’的人格不健全的人,如此‘变态’的人,以致得罪了我的哥哥们,让我才落到如此下场;说起我的卑劣的哥哥,……”但是天主对这样的问题似乎默然无语。直到慢慢地,慢慢地他体验到“我在成长!而且偏偏就是因为我所抱怨的这些,我成长成一个出乎我的意料、也出乎别人的意料、但是是在天主意料中的这个我。”

 这可以说是认识自己,甚至可以说是“宽恕”天主的一个过程。这里的“宽恕”似乎呈现出一个不同的意义——认识得罪他的那个“祂”所做的“得罪他的事”在他生命中的意义。也就是真真实实地亲身体验到“天主与我同在”。这也许是他宽恕一切的一个基础。

 这是一个过程。

 出狱后,为法郎解梦后,也许若瑟仍时时不敢忘记“自己只不过是个奴隶!”这个体验。法郎的司厨和司酒的经验也给他证明了这个观点。但是,似乎若瑟在后来反省生命种种中,也慢慢的体验到这句话的另一个层面,“自己确实不过是个奴隶,不仅是自己,别人任何一个也是一样”,不同的是这些“奴隶”单单属于天主。因为只有天主完全掌管着他们的生命。而且这些“奴隶”在天主面前都是平等的。

 这同样是一个过程!

 

4、心灵深处的自由的呼唤——宽恕

 若瑟给长子起名叫默纳协,说:“天主使我忘尽了我的一切困苦和我父的全家。”给次子起名叫厄弗辣因,说:“天主使我在我受苦的地方有了子息。”(41:51-52

 若瑟的这个生命的感受也许很多人都有过。自从被卖离父家后心灵的困苦时常萦绕。但是,我们不禁要问,这时的若瑟——事业发达,地位崇高,并生养了子嗣;他就真能忘尽“一切困苦”和“父的全家”吗?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反而恰恰真实地表达出若瑟对“获得内心地释放和宽恕”的内在深深的渴望,在生命中他越来越深地体验并认识到,“宽恕自己的过往,既是生命的自由”。

 当他的哥哥们来到埃及,来到他的脚前,虽然这时若瑟内心深深地渴望能立刻宽恕他们!他却很激动42:15-19若瑟刚开始“激动的”要求他的哥哥们只有一个人回去,带本雅明来。三天后,“考虑过后”改变了主意,要求一个人留下,其他人带粮食回去解救饥荒。)但却不乏理智的两次试探了他们,并通过一系列的手段考验了他们。他试探他们很大的原因可以说是为了了解一直使自己牵肠挂肚的老父亲和小弟弟的情况!他考验他们也许更多的是因为他要看看他的哥哥们是否还是如以前一样,“自私”“嫉妒”“不成熟”……是否比以前成长了?

 很明显,他们确实都成长、并成熟了许多,这一点似乎正是圣经作者和编辑者通过38章中对犹大的描写所要告诉给我们的。这种解释也巧妙地给了这一章被这么特殊地编排在这里一个比较合理的理由。

 若瑟看到以“犹大”为代表的哥哥们能如42章中第一次试探他们时,负责任的承认当初卖自己的“罪过”——21节“我们该赔补……”其中的“我们”两个字显示出他们的成长,同时通过勒乌本的埋怨,也展现出他哥哥们的身为一个正常人的软弱。尤其在第二次试探时,当若瑟的亲弟弟“本雅明”被查出“偷了”银杯时,犹大的反应,和表白——

 “我们和在他手里搜出杯来的,都应作我主的奴隶。」” 你的仆人,我的父亲就对我们说:你们知道,我的妻子给我只生了两个儿子” “他一见孩童没有与我们在一起,就必死无疑;” 我怕看见我父亲遭到不幸!”(参考44:1634

 这使若瑟深深地感受到他哥哥们一直以来生活在一个如此偏心——都没拿他们当自己的儿子,的父亲膝下的痛苦和不易;感受到当初自己被卖时的哥哥们“很正常”的心理不平衡;以及他的哥哥们对自己过去和现在的所承受的这一切的痛苦和不易没有一点不接纳的抱怨,现在能如此坦然的面对并接受这个境况的宽大,等等。再加上,面对自己亲爱的弟弟,那种愿意表达亲近、关爱和欢喜之情。等等,这一切,终于促使若瑟好像有一种释然和不能自已的释放。

 

5、有限的爱内,重获有限的自由

 他这时,不但深深地渴望能立刻宽恕他们(由于渴望得到自由),更真正的愿意(为了他们)宽恕他们。

 他终于“放声大哭”,表明了身份,并立即安慰他的哥哥们说:

 “现在你们不要因为将我卖到这里便自忧自责;这原是天主派遣我在你们以先来,为保全你们的性命。”(45:5)“45:7-9天主派遣我在你们以先来,是为给你们在地上留下后裔,给你们保全多人的性命。所以叫我到这里来的并不是你们,而是天主;是他立我作法郎之父,作他全家的主人,作全埃及地的总理。 你们急速上到我父亲那里,对他说:你的儿子若瑟这样说:天主立我作了全埃及的主人,请你下到我这里来,不要迟延。”

 但是,他的哥哥们的反应却告诉我们,他们没能真正的得到宽恕。

 “说毕,(若瑟)便扑在他弟弟本雅明的颈上哭起来了,本雅明也伏在他颈上哭泣。然后与众兄弟亲吻,抱着他们痛哭。这以后,他的兄弟们才敢与他交谈。”(45:14-15

 因为若瑟似乎这时除了体验并表达出是在天主内自己的生命中有了发生的一切,还没能注意到宽恕的另一个前提:

 “平等”。在若瑟不断的重复“是天主”“我”“你们”“你们”“法郎”“主人”时。就像,我们在生活中很简单的例子,当我得罪了人时,对方要宽恕我时,说“看在天主的面子上,好了,我宽恕你了!”甚或不仅在宽恕的经验中,在我们为善,行哀矜的时候,我们以一种高人一等的姿态施舍自己的善行或财物时,都会使所谓的承受者有这样的“异样的爱”的体验。所以“这以后,他的兄弟们才敢与他交谈。”

 这可能使若瑟和他的哥哥们在埃及的关系一直处在一个心与心不敢靠近的状态。若瑟这时并不明白这一点,他可能只能隐隐约约的感到哥哥们真的如他以前做的梦里一样,都要俯伏朝拜他。

 

6、在天主的爱内,获得完全的自由,也给使别人获得自由的时间

 以后又过了多年,最终,当若瑟的父亲去世后,

 “ 若瑟的兄弟们见父亲已死,就说:「或者若瑟仍怀恨我们,要报复我们对他所行的一切恶事。」因此便派人去见若瑟说:「你父亲未死以前曾嘱咐说:你们要这样对若瑟说:请你务必饶恕你兄弟们的过失和罪恶,因为他们实在虐待了你。现在,求你饶恕你父亲的天主的仆人们的过失罢!」若瑟听他们对他说出这样的话,就哭了起来。后来他的兄弟们还亲自来,俯伏在他面前说:「看,我们都是你的奴隶!」若瑟对他们说:「不要害怕!我岂能替代天主﹖你们原有意对我作的恶事,天主却有意使之变成好事,造成了今日的结果:挽救了许多人民的性命。所以,你们不必害怕,有我维持你们和你们的孩子。」他这样抚慰他们,使他们安心。”(50:15-21

 这时的若瑟不再“代替天主”以“主人”自居,并从“保全你们的性命(45:5),给你们保全多人的性命(45:7)。”转变为“挽救了许多人民的性命(50:20”。圣经说,是若瑟“他这样抚慰他们,使他们安心。”而并不是他的哥哥们安了心。

 这使我想起了,天主对我的宽恕。我的神师常常会在我修和圣事中或灵修谈话中自惭形秽,为自己的软弱和罪过自卑自贬的时候,让我相信依靠天主的仁慈,说:“祂已经用祂的圆满的爱将你的罪恶和软弱宽恕,并接纳了一个这样的你,只等你自己来把自己也在祂内宽恕,并接纳自己。”

 当若瑟把自己同哥哥们,甚至所有的人都看做是天主的仆役,人人本质上都一样时!他对哥哥们的宽恕达到了圆满,他自己也获得了自由。但是哥哥们能如他所愿的完全的接受他所有的宽恕也许是需要他继续等待。

 

结语:

 宽恕,使我们成为生命本身的样子,自由坦然。但是要“去”和“获得”宽恕,需要去感受、体验生命的韵律,因为宽恕本身就是生命的一部分,一生不离的一部分,能够使整个生命获得自由的一部分!



[1] 他们:若瑟的哥哥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