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分享园地
  3. 师生分享
  4. 寻找回“家”路

寻找回“家”路

 熙熙攘攘的世界,忙忙碌碌的人群,独自漫步在人潮汹涌的街头,望着人群中那一张张忧愁且紧锁眉头的面孔,爱提问题的我,不禁陷入沉思:这些人是找不着“家”了吗?抑或是找不着回“家”的路了吗?

                                                                                    ——题记

 往往在一个浑浊的世界里,人们才会想到清白的可贵。往往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呆久了,人们才会猛然记起还有真实的存在。同样往往在一个黑暗的迷宫反复徘徊时,人们通常会骚乱而又着急的问:天主到底哪里去了?出路又在哪儿?

 值得庆幸的是,也往往是在人们珍视清白的时候,我们的世界才会从浑浊走向明朗,从虚幻走向真实,从黑暗走向光明。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醒了过来。

 当我醒来睁开眼观看这个世界,望着人人过生活的光景的那一时刻,我强烈感觉到,那死去的不是天主,是人们自己。人们与自然渐行渐远,远离了自己的天性,远离了那奥秘,远离了他们内心的自己。

 因此,人人感到空虚,寂寞,害怕与疏离。日复一日……

 其实,这真是我活着20多年来,听到的,看到的,经历到的最恐怖的一个恐怖故事。感谢天主,让我重见天日。

 讲真,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走进天主。然后在心中坚守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所有其他的路都是不完整的。都是人们的逃避方式,是对理想的懦弱面对,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从而离天主越来越远,因为重要的事只有天主,其余的都是偏离。

                                 

 福音中玛尔大与玛利亚二人尽管都将耶稣视为主,可当主来到她们家以后,玛尔大为了伺候主忙前忙后,过于为俗物操劳,而忘记了当下主的真正需求,把主晾在了一边;反观玛利亚,却一心一意坐在主前听主讲道。结果众所周知,主更中悦玛利亚所做的事。再看己身,不禁羞惭满面,暗自啜泣。我当然可以冠冕堂皇的对外宣称,我像玛利亚,但说老实话,生活中却更似玛尔大。我来修道院,貌似是为了一心跟随主基督,实质上呢,我更重视的是自己的成长,学业上的进步,知识的积累,多增些智慧,却把吾主晾在了一边,没有注意到吾主无时无刻不在用祂那饱含深情的目光注视着我,大能的手抚摸着我,充满磁性的声音呼唤着我,直至走近我,背起我,替我披荆斩浪。而这一切我浑然不觉。

 看,这难道不是一种偏离吗?那么这偏离天主的观念该如何矫正?有人说:“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终级价值与最终目标,但对如何通往的路径,却一无所知。”那么,我已是如此。我已然处在一个找到真我的路上,却又像迷途羔羊一般地再寻觅它。其实我们要寻觅的路,常常是我们已经发现的路。却由于我们的生活是虚伪的,浑浊的,所以不能认清,或是出于小心而不敢大步流星的去走。这时,即使主再说:“我是道路、真理和生命。”恐怕世人都并不能认真的用心去聆听、辨别、选择、行动,来接纳这一充满智慧的声音。

 因为,人的欲望总是无限的,总没有满足的时候。故而人就总不能承认自己的不足并接纳它,接而出现迷茫、谨慎、防卫、抗拒、紧张、恐惧、焦虑、嫉妒、敏感等等症状,使之分辨不清接下来该怎么办。其实在生活中接纳自己非常重要,接纳自己就等于承认祂是主,就活在真理内,从而踏上了回“家”的“路”。并且真理使我们自由的回应祂的邀请,在邀请中体验生命,在生命里寻找爱,在爱中与主合一,在合一中活出爱。

 

 起初,我不能接纳自己的不足和不完美。中国有句俗语讲“好死不如赖活着”,可是我想说:“好活赖活都是活,为什么不活得更优秀,更精彩,更成功,更完美?赖活着,还不如早点死去,还能省点儿粮食,省点儿水和空气,简直就是浪费资源。”同时也因着家庭背景,成长环境,而招致众多压力,承载着众多厚望,更是非常看重脸面。因此,没什么都不能没出息。自从步入修道生活后,此念愈是增强。开始了“我不优秀,如何给祂未来?”这一思想狂潮。终于有一天,神师问我:“X X,你累不累?辛苦吗?是天主让你那么优秀了吗?或者说,你把天主放在了哪里?”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最终,我无言以对。

 那时,我仿佛大梦初醒,两行热流唰的一下充斥了我的眼睛。我从来不认为我是一个情绪化,易失常的人。可在那一刻,终于忍受不住,泪水决堤。

 自此,大彻大悟,终于知道,不接纳自己就等于否认了祂。而正因我有那些不完美,祂才更爱我,特别拣选了我。天主爱的是整个的我,能接纳我的有限,宽恕我的所有过错。也就明白了在祂的花园里,花团锦簇,我只是千万花中的一朵。无论漂不漂亮,祂都很爱惜,祂每天都在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也懂得了圣召真是祂的一份礼物,更是一个奥迹,这不是单凭人力能完成的,需要天人亲密的配合。同时,人人都应当如此的提醒自己。

 

 此外,我还认识到,在个人与天主的关系中,知识、学问的角色并不能取代那来自人内在的洞察力。这内在的洞察力并不需要许多知识及研究。它不需要反理智,而是去超越它。即使我们的理智来自上主,但如果我们认定只有理性才能找到天主及定义天主。那么我们将无法找到天主。因为人不仅有头脑,还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心。为了与天主建立一种个人的关系,我们必须具备一颗自由而开放的心。著名灵修作家卢云也讲:我们之所以为人的基础不是由于我们的理智,而是我们的心灵。纵然思考使我们在一切受造物中具有独特的身份,但首要的并不是思考能力,而是爱的能力,因为天主是爱。

 起初,我认为自己年龄小,经验少,要成长,怎么办?——靠思考。

 自那时起,刻意的思考绝对在我生命中占有太大的比重,甚至理智上让思考成为成长的全部来源。终于有一天,神师又问我:“X X,你辛苦吗?你感受到天主的爱了吗?生命是用来体验的。”然后,我又似懂非懂的觉悟了。通过祈祷和情感记忆取得联系才发现,噢,我的生活太理智了,太单调了。没有情感的交流;没有生命的美丽乐章;没有丰富的色彩。这让自己非常吃惊,自己都觉得自己非常可怕。简直惨不忍睹。(这一切当然源于童年经验,现在暂且不讲)其实,我们作为人的真正身份最重要的是心灵。此心灵并非情感中心,与大脑大不相同。大脑尝试理解事情,把握问题,辨别现实的各个层面,探究生命的奥秘。而心灵是指我们人的中心,就是天主来住在我们中间的地方。天主就在那里,将祂信、望、爱的恩赐赐给了我们,让我们去跟祂碰触,产生关系。

 正由此,回 “家”的“路”很漫长。越是向前奔驰,越觉得目的地很遥远。可当我们任何时候停下来的那一刻,目的地——“家”也就到了。

 

 天主是生活的,圆融的。无论我们在哪里,都能找到祂。此话听来或许不会陌生,可是实行起来又谈何容易。这需要我们专心聆听心中的声音,好使在一切情绪、需求、价值、信念观念上找到祂。也恰巧符合了卡缪所说的:“在雪花纷飞的严冬,我终于发现在我的里面有个不可遏止的夏天。”

 即使有了夏天,冬天的风吹到哪都是刺骨的冷。逼得身处天寒地冻,刺骨寒风中的人不得不多穿衣服,裹紧身体,恨不得成天藏在屋里,再也不出来。很少有人能冻在外面,享受这份冷,因为这样的人被称为傻子。同样,当窗外下着毛毛细雨时,淋在身上使人身体很舒服,纵使有人喜欢淋雨,却也鲜少有人能站在雨中享受。因为,这样的人被称为傻子。

 类似这样的例子在生活中举不胜数。可往往是这样的傻子才能在世界上引起众人瞩目,成就一个个传奇。此时人们或鄙夷,或嘲笑,或讽刺,或瞻望,或赞扬,都已经不重要了。只因他们大多都能遵循自己的内心生活,有着自己独特的终极价值与最终目标。在教会内同样如此,像许多圣人不就是这样吗?例如圣依纳爵,圣德肋撒姆姆等。

 是的,的确是这样。越能遵循自己内心而生活,逆流而上的人,不是一个疯子就是一个传奇(或说是圣人)。当今时代,这样的人,越来越少。大部分人都是望此一叹,止步不前。

 

 然而,在修院里,天主给了一个我相当大的恩宠就是能够让我回到内心,有勇气去活出真我,享受生命中的真快乐和这份永恒的喜悦。

 那勇气是指天主,而这喜悦也不是人生可有可无的东西,喜悦是我的生命,不但身体因它能继续活下去,灵魂也必因着它才能开花结果。

 我的童年是很悲惨的,用惨不忍睹来说一点也不为过。终日活在无边无际的阴影里。有外婆家那边神圣而又不可侵犯的天主的皇亲国戚的神父舅舅和修女姨的威严教导与指责;有祖父家众位亲戚的厚望和期待;更有父母终日的争吵声,碗筷落地的噼里啪啦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及漫无天日的家务活儿和体罚。因此,我变得不得不冷漠和坚韧;不得不学会了担当和坚强;不得不学会了自己保护自己,用还不够厚实的双手去保护庞大而又在风雨中飘摇的家,不容许任何人侵犯;不得不变得想要寻求完美无缺;不得不去寻找那属于自己的一份力量和强大;不得不去用自己的方式去寻找一双能飞往天堂的翅膀。

 何其所幸,这一切都在按着心中的愿望进行。(可殊不知,天主的形象已在脑海中悄悄建立:威严的天主;高要求的天主;惩罚的天主;不存在的天主等等。)慢慢地,翅膀长出来了;学会坚韧了;双手厚实了;学会坚强了……似乎一切都在变好。此时,我很开心,原来没有天主,我照样能活的非常好。

 突然有一天,祂——天主,至高的主宰,无情地闯入了我的生活。首先肆无忌惮的毁灭了我所有的愿望,折断了我的翅膀,用一系列的恩典、甚而是生命中的奇迹强迫我去信赖祂,依靠祂,追随祂。然后说一通夸奖自己的话,说祂能保护我,让我不要害怕,不用那么要求完美,不用那么吃力。祂爱我及我的家人,胜过所有人……

 可是,这怎么可能,让我怎么去接受?我痛苦的时候祂在哪里?现在一切都好了,来充好人了来了……,因此,生命出现了挣扎、愤怒、怨恨、迷茫、谨慎、防卫、抗拒、紧张、恐惧、焦虑、嫉妒、敏感等一系列的负面情绪都可以用在我身上,但更多的还是无可奈何。

 于是,我开始了一次次无端的发泄,来释放心中所有的压力。但这一切,祂都默默承受,毫无怨言,仍一如既往的关注着我,爱着我。当我所有的怨气表达完了之后,不但没有了对祂的恨,反而更能接受了祂的爱,并渐渐的爱上了祂。这让我很是惊讶,不得不佩服祂的奇妙化工。有一年父亲节,朋友在网上发了一段话让我颇为感动,他是这样讲的:

   “人之间的关系很是奇妙,在一起的时候,有矛盾,有冲突,有忍让,但唯独看不到对方的用心良苦。等到有了一个特别的机会,也许是一个特殊的节日,也许是一次难忘的别离,才会发现,在自己脑海里满满的是对方的心意。 也许因为有了这父亲节,才有机会回想自己的父亲,才知道他是多么爱你,也许正是有一次次的别离,才能将对方的美好永存于心。我的父亲,节日快乐!”

 我想,人跟天父的关系大抵也是如此吧。往往是在一次特别的经验中,方能体会到祂的慈爱。正如我在这次深感万般无奈的痛楚后,才深深的被祂所俘获一样。

 这是一种无言的震撼力,像一股澄澈的电流,顿时击遍我的全身,令我全身为之一颤,如脱胎换骨,伐毛洗髓。

 这是一束柔和的火光,像一团小小的火苗由蓝至黄,摇摇摆摆地向上延伸,最后终于整个的露了出来,引燃了天主爱的火焰,在我灵魂深处发光。

 最终,这亮光照亮了胸膛,照亮了前方成长的路,照亮了我最终回“家”的“路”。

 同样这“路”也是我们的“家”。

 永恒的“家”。

 这“家”正是安宁的开始。